365体育 - mobile365365 !

雨枫轩

村长一场小戏

时间:2016-10-21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契诃夫 点击:
某某小县城一家肮脏的小饭铺里,村长谢尔玛①靠一张桌子坐着,正在吃一盆油腻的粥。他不住吃着,每吃完三匙粥就喝下“最后一杯酒”。
 
“就是嘛,我的好人,农民的案子很难办!”他对小饭铺老板说,在桌子底下扣上他那些不时松开的纽扣。“是啊,老兄!农民的案子复杂得很,连俾斯麦也应付不了。要办这种案子就得有特别的头脑和才干。比方说,为什么庄稼汉都喜欢我?为什么他们象苍蝇似的追着我不放?啊?我能吃带油的粥,别的律师却连油星都沾不着,这是什么缘故?这都是因为我有才气,有本事。”
 
谢尔玛喘吁吁地喝下一杯酒,尊严地伸直肮脏的脖子。这个人不单是脖子脏。他的手、衬衫、裤子、餐巾、耳朵……一概都脏。
 
“我不是有学问的人。何必说假话呢?我没有在大学毕业,不象学者那样穿礼服,可是,老兄,我可以不必谦虚,也不必惩办②地对你说,象我这样精通法律的人,你在一百万人当中也找不到一个。那就是说,斯科平的案子③我没审过,萨拉·别凯尔的案子④我也没办过,可是要讲办农民的案子,那末任什么辩护人,任什么检察官,……任什么人都不是我的对手。真的。只有我才能办农民的案子,别人都不行。哪怕你是罗蒙诺索夫,你是贝多芬,可要是你没有我这种才气,那你顶好别来干这一行。比方就拿烈普洛沃村的村长那个案子来说吧。你听说过这个案子吗?”
 
“没有,没听说过。”
 
“那个案子真妙,很要点手腕!普列瓦科⑤都会栽跟头,可是我一办,就马到成功了。是埃……离莫斯科不远,老兄,有个造钟厂。那个工厂里,我的好人,有个工长是我们烈普洛沃村的农民叶甫多吉木·彼得罗夫。他在那儿已经干了二 十来年。要是看他的身分证,那他当然是庄稼汉,穿树皮鞋的乡巴佬,可是论他的外表,那可跟庄稼汉大不一样。他在这二十年里入了上流,体面得很。你要知道,他身上穿着花呢的衣服,手上戴着戒指,整个肚子上绷着一条金表链,叫人走近不得!他完全不象个庄稼汉了。可不是,我的老兄!一 年挣一千五的工钱,厂里供房子,供伙食,老板跟他称兄道弟,所以他身不由己,当起老爷来了。他那副相貌,你知道,也真那个,”说话的人喝下一口酒,“……也真威严。只是,我的老兄,这个叶甫多吉木·彼得罗夫忽然心血来潮,要动身到家乡,也就是到我们的烈普洛沃村去住一阵子。他本来过得挺好,可是忽然想回家乡了。造钟厂里的生活赛过蜜,这个工长似乎没有什么发愁的事,可是,你知道,家乡冒烟了⑥。
 
就算你到美国,发了大财,可你还是会惦记你这个小饭铺。他,这个好心人,也就是这样思念故乡。是埃他就向老板请一 个星期假,坐上车走了。他回到烈普洛沃村里。他头一件事就是去看望他的亲戚。他说:‘从前我在这儿住过。喏,我父亲在这儿放过牲口,我也在这儿睡过觉,’等等,……一句话,他回想小时候的情形。嗯,他少不得也夸几句口:‘你们瞧见了吧,老兄!当初我跟你们一样,也是个穿树皮鞋的,后来靠劳动,靠流汗,入了上流,有了钱,衣食饱暖了,’他说。
 
‘只要你们肯好好干,你们也一样能成。……’那些大老粗起初倒还听他说,称赞他,可是后来他们就想:‘话是不错的,可爱的人,这些话甚至都挺好,可是你来了,于我们有什么好处呢?你到我们这儿来已经住了一个星期,可是连半瓶白酒都没请我们喝过。……’他们就打发乡村警察到他那儿去。
 
……
 
“‘叶甫多吉木,你拿出一百卢布来吧!’“‘这是为什么?’“‘给我们村社的人买点酒喝。……他们想喝一通酒来祝你长寿。……’“然而叶甫多吉木是个稳重而信神的人。他素来不喝酒,不吸烟,也不容许别人这样做。
 
“‘讲到买酒,那我连一个小钱也不给,’他说。
 
“‘怎么能这样!你有什么权利?莫非你不是我们的人?’“‘我是你们的人又怎样?我又没有欠缴过税款,……该缴的钱都如数缴过了。凭什么要我出钱?’“他们说了又说。……叶甫多吉木打定了主意,村社也不肯罢休。大伙儿生气了。那些混蛋你是知道的!对他们讲不通道理。他们一想喝酒,那你哪怕用十二种语言向他们解释,哪怕用大炮去轰,他们也还是一窍不通。反正他们想喝酒,横下心了!再者这事也惹人不高兴:一个同乡发了财,他们却连一根毫毛也捞不到!他们就开始想办法,要从叶甫多吉木那里逼出一百卢布来。全村社的人想啊,想啊,可就是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。大家在他的小木房旁边走来走去,一个劲儿吓唬他:我们早晚要给你点厉害瞧瞧!他呢,坐在家里不动,全当耳边风。他心想:‘在上帝面前也罢,法律面前也罢,村社面前也罢,我都是清白的,那我怕什么?我是自由的鸟儿!’好。那些农民瞧出来,他们看不到钱了,就跟看不到他们的耳朵一样。他们心想,这只自由的鸟儿这么不敬重人,该怎么办才能把它翅膀上的毛一概拔光。他们自己想不出主意,就打发人来找我。我就到烈普洛沃村去了。他们告诉我如此这般,又说:‘丹尼斯·谢敏内奇,他不给钱!你给想个计策吧!’可是有什么计策可想呢,我的老兄?什么计策也想不出来,事情明摆着嘛,叶甫多吉木的一切权利是谁也碰不得的。
 
在这件事情上,任什么检察官也想不出计策来,哪怕想三年也是白搭,……连魔鬼也钻不了空子。”
 
谢尔玛喝下一杯酒,挤一下眼睛。
 
“可是我就有办法钻空子!”他笑嘻嘻地说。“是啊!你猜猜看,我想出个什么主意!你一辈子也猜不出来!我说:‘这么办,乡亲们,你们选他做你们的村长好了。’他们领会了我的心思,果然选上了他。你听着。他们就把村长的圆牌⑦给叶甫多吉木送去。叶甫多吉木笑了。他说:‘你们这是开玩笑,我才不愿意做你们的村长呢。’“‘可是我们愿意!’“‘我可不愿意!明天我就动身走了!’“‘不,你走不了。你没有权利走。按照法律,村长不能丢下工作不干。’“‘那我就辞掉这个职务,’叶甫多吉木说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